1. <tr id='8mugw'><strong id='8mugw'></strong><small id='8mugw'></small><button id='8mugw'></button><li id='8mugw'><noscript id='8mugw'><big id='8mugw'></big><dt id='8mugw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8mugw'><table id='8mugw'><blockquote id='8mugw'><tbody id='8mugw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8mugw'></u><kbd id='8mugw'><kbd id='8mugw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i id='8mugw'></i>
      1. <i id='8mugw'><div id='8mugw'><ins id='8mugw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span id='8mugw'></span>
        <acronym id='8mugw'><em id='8mugw'></em><td id='8mugw'><div id='8mugw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8mugw'><big id='8mugw'><big id='8mugw'></big><legend id='8mugw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8mugw'><strong id='8mugw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ins id='8mugw'></ins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8mugw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dl id='8mugw'></dl>

          要復仇的女明星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5

          她以為自己遇到瞭真命天子,幫助她成就做明星的夢想,卻漸漸被他的反復無常灼傷。

          他說她是他的唯一,她信瞭,卻原來隻是他報仇的唯一籌碼,如果不愛她,要恨也好,她都不在乎瞭……

          那麼,她與他之間的遊戲,到底何時結束?

          復仇的女明星

          序 章

          “據消息稱,皇城娛樂的年輕總裁杜承希戀上旗下藝人葉惜恩,兩人頻頻出現在公共場合,動作親昵,杜承希更是前往《絕戀天使》劇組探班。據工作人員透露,今日的一場吻戲,讓杜承希大吃飛醋,差點對男主角動粗……杜承希在接受機制采訪時毫不避諱地表示,葉惜恩是他尋找瞭27年的夢中情人,因而才會不惜斥資為她完成夢想……”

          part 1 野 心

          葉惜恩換下昂貴的戲服,穿回自己的t恤衫和牛仔褲,在助理和媒體的簇擁下坐進等候多時的凱迪拉克。車門在她進去後迅速被關上,將她與外界的熱浪和窮追不舍的記者隔開。

          “你還真會開玩笑。”車子駛離風暴圈,葉惜恩揉著發疼的眉心,嘲諷地看著車上的男人,她的“男朋友”,皇城娛樂的大老板,杜承希,“夢中情人?我怎麼從來不知道?”

          杜承希從一堆公文中抬起頭,為她不夠端莊得體的裝扮皺瞭皺眉,隨即又低頭處理公事,就在葉惜恩以為自己又一次得不到他的回答時,他冷酷絕然的聲音響起:“你不需要知道,隻要扮演好你的角色。”

          她微微一愣,緩過神後苦澀地一笑,確實,她隻要扮演好現在的身份就好,葉惜恩,他所“鐘愛”的女子,以便他更好地保護真正愛的女子,樓彌愛,傾城絕色,溫婉可人,可惜身體過分虛弱。所以,該她受的一切苦難,都得由她葉惜恩承受。

          愈是深情的男人,也愈是無情。

          這一點,在一年前,她便已經知曉。

          那時她還在一傢酒吧唱歌,賺為數不多的錢,日子過得緊湊但是還算自由。直到杜承希出現。他連續一個星期來聽她唱歌,每天坐在同樣的位置,點同樣的酒,幫她打跑挑釁的混混。她開始註意到他,但也隻是把他當成是一般的酒客,或許更英俊不凡一點酒客。

          可是有一天,他拿瞭一紙合約放在她面前,說願意培養她成為超級巨星。隻要她想的,他都幫她得到。

          這太有誘惑力瞭,她有一瞬間想立刻就答應,可是理智讓她沒有那麼做,她謹慎地問:“為什麼?”他的回答,她也依然記得——野心,我在你的眼裡看到瞭野心,你不會屈就在這種小地方埋沒自己。

          因為這句話,她在合約上簽瞭字。她確實不甘於此,她需要很多的錢。更因為,她看向他深邃的眸子時,心中燃起瞭不該有的火焰。

          豪華轎車漸漸駛進半山腰的別墅,外界傳說中藏嬌的金屋。葉惜恩瞇著眼打量猶如牢籠的高大院墻,和站在門前相迎的女子,忍不住發出嗤笑,這裡確實是金屋,藏的卻不是她。不理會樓彌愛投遞過來的友善微笑,葉惜恩甩頭直接進屋。

          “她怎麼瞭?”樓彌愛回過頭問杜承希,“心情不好嗎?”

          杜承希陰沉的臉色在對上樓彌愛時頓時化為萬般柔情:“你多心瞭!”實際上他覺得葉惜恩的表現簡直糟糕透瞭!是他太放縱她瞭嗎?看樣子今晚得跟她好好談談,她必須知道自己的身份!他把樓彌愛攬在懷裡,心疼地道,“怎麼不在屋子裡待著?今天風大,你的身體虛弱,以後別這樣瞭,我擔心,好嗎?”

          樓彌愛微笑,信賴地望著他,很是抱歉:“我以後不會瞭。”

          這一切,葉惜恩看在眼底,忌妒在心裡。

          她任性地不下去吃晚飯,樓彌愛竟然來敲她的房門,不過沒過一會兒,心疼的杜承希便來叫她下去。葉惜恩躲在房裡,可以想象他現在一定氣瘋瞭!不是為她擔心,而是她讓他心愛的樓彌愛挨餓瞭,擔心瞭……她覺得好笑,唯一會擔心自己的,是她視為情敵的人。

          晚上杜承希果然來敲門,沉悶的敲門聲似乎正表明瞭他的憤怒。葉惜恩開門,倚著門懶懶地道:“我累瞭,今天應該沒事瞭吧?”

          “事情還多著呢!”杜承希推門進去,再把門關好,不想讓樓彌愛聽見他們的談話,“你的態度有待改進!”

          “嗯?”

          “你對彌愛的是什麼態度!葉惜恩我警告你,你什麼都不是,別試圖挑戰我的忍耐極限,對她客氣一點,如果她有任何不測,我會不惜一切毀瞭你!”杜承希面色陰沉,冷酷決絕。葉惜恩看著他的臉,相信他絕對說到做到,她忽然苦澀地笑出聲來,問道:“什麼狗屁夢想野心,我都不要瞭,我……”

          不等她說完,杜承希已經一手扼住她的咽喉,陰狠的眸子緊緊地鎖住她:“現在的你,沒有權利選擇退出!”

          “你到底想做什麼!我隻是一顆棋子,任何人都可以代替!”

          “不,你是唯一的……”他指節分明的細指劃過她的臉頰,“相信我,你絕對是唯一的。”